酒心糖葫芦

请把我的少年还回来。

ab笔下最后两话的佐助我几乎不认识了,所以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
我清晰的记得我爱的那个少年在7岁是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深沉说:我叫宇智波佐助,没有什么喜欢的,只有一个梦想重重振宇智波一族,以及杀掉那个男人。我记得我爱的那个少年孤注一掷,步伐坚定的步入所谓的黑暗。我记得我爱的少年得知真相后的满脸绝望,如遍体凌伤嘶吼咆哮:他们都在笑、都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笑着、我要让这些喜悦的笑变为悲鸣。我记得我爱的少年在大战之际鲜衣怒马势不可挡。
我爱惨了我的少年,我爱他的自信,他的孤傲,他的反派,他的强大,他的不可一世。在我的眼里他终将成王,而我,是最忠诚的追随者。
然而最后的最后,我最爱的少年他那如雄鹰般丰满的羽翅被残忍的折断了,他的理想他的尊严被残忍的击碎了。我爱的少年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说我是罪人,我爱的少年被所谓的正义带着胜利者高高的姿态怜悯施舍般的眼神所注注视,我爱的少年最后的最后姿态低到尘埃。
我感到愤怒,我感到难过。我爱的少年不是这样的,我爱的少年不会轻易妥协于世俗和虚假的正义。胜利者们默契的将真相掩埋在历史的坟墓里,然后带着正义的面具粉饰太平。千百年后当别人谈起我最爱的少年和他的一族,眼里只会充斥着不屑和鄙夷。
我的少年应该心无旁笃,走遍天涯,仗剑天下,恣意潇洒。
请把我的少年还回来。